<noframes id="xz5jb">

<pre id="xz5jb"></pre>

          <mark id="xz5jb"></mark>

            <dfn id="xz5jb"><video id="xz5jb"></video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<p id="xz5jb"><sub id="xz5jb"><rp id="xz5jb"></rp></sub></p>

                夏飛瑤,張嬤嬤小說全文免費閱讀,《嫡女羅剎傾天下》小說最新章節

                小說:嫡女羅剎傾天下

                小說:其他小說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大米飯

                簡介:“賤人不配給朕留后
                ”死前她聽著心上人冷言冷語,心如千刀萬剮
                是啊,她是賤人,一個為他喝下毒酒險些身死的賤人,一個傾盡所有為他謀奪天下的賤人,一個為他手染鮮血殺盡千人的賤人!
                釘骨之刑痛徹心扉,終究比不過那一人的殺人誅心之語
                幸而蒼天有眼,賜她重還人世,復生于十六歲那年
                狗男女!她定要殺盡天下負心寡義之人!報仇雪恨!

                角色:夏飛瑤,張嬤嬤

                嫡女羅剎傾天下

                《嫡女羅剎傾天下》免費試讀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第1章 賜死

                一聲凄厲入骨的哀嚎,劃破寂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姐,別掙扎了,你那兩個孩子已在青竹宮內被凌遲處死,尸體正被送往亂葬崗。跟孤魂野鬼為伴,不會寂寞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“爹坐罪謀反,流放南疆為奴,還沒出城門便吐血而亡,但據說是被一群混混亂棍打死的。百姓怨他通敵,將他扒皮掛在城墻上,暴曬了三天三夜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還有三弟,聽說學堂不小心走了水,他沒能及時逃出來。姐姐你到了陰曹地府可好好問問,那火燒得他疼不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刺耳奸笑傳來,夏飛瑤身著九鳳金羅長裙,俯瞰著眼前那已成一灘血泥的人,雙目盡是蛇蝎般的惡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夏飛瑤,爹將你視若珍寶,不曾有一分一毫虧待。你竟偽造證詞說爹勾結蠻夷,意圖造反,你還有良心嗎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淺雪雙目通紅,撕心裂肺地咆哮著,兩只鐵鉤狠狠扎在她的琵琶骨內,肌血淋漓,滴滴答答落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京圣王朝最殘忍的釘骨之刑,直教人流盡最后一滴血方能斷氣,成為一具干尸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可沒偽造證詞,爹身為一等護國公,本該駐守邊境,護我家邦。但他卻以權謀私與北境蠻夷交好,互通了信物。這不都在娘的屋子里搜出來了嗎,印信具在!”夏飛瑤冷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娘因舉報有功,陛下特賜其為一等誥命夫人,享有英國公府夫人待遇。這便是昭告天下人,她深明大義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飛瑤冷唇蕩出邪佞:“再者,不得好死的怕是姐姐你吧。要不是我苦苦哀求陛下,讓他給姐姐一個痛快,姐姐怕是要等著變成一堆人干。陛下那般仁慈,是我哭了三天三夜,他才賜下這杯鳩酒,姐姐可別不識抬舉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酒味刺鼻,帶著一股濁臭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可能….這不可能….”夏淺雪嗅著那刺鼻的酒味,看著那泛著青光的毒酒,緩緩推至自己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五年,整整五年。她為他不眠不休研習醫術,為他夙興夜寐學習詭秘之道,為他謀算政敵!

                  她在先帝面前為他飲下毒酒險些喪命,為他籠絡文武百官,滅除太子內臣。不然,他身為次子怎能登上今日的帝王之位!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姐姐難道不知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。夏家軍功無數,先帝早有拔除之心,陛下如今不過是秉承先帝意愿。而我大義滅親助他穩定朝綱,陛下念我深明大義才封我為后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“而姐姐你,就去跟你那早死的娘一同下地獄吧!從今往后,由我母儀天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飛瑤陰冷一笑,妖冶紅唇絢爛而刺眼,九鳳長裙在月光下褶褶閃著冷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讓陛下出來見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淺雪撕心裂肺狂吼著,琵琶骨上的尖鉤更加深入骨髓,每呼吸一分都會刺痛一分,更不必說她這劇烈咆哮會帶來如何鉆心刺骨的痛!

                  但這些痛比起她心里的痛,不值一提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姐,你還不明白嗎,所有的一切都是陛下所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飛瑤似是看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,雙目閃光亮著奸邪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看這陰詭幽暗的地牢,哪是一個皇妃該呆的地方,自打姐姐踏入此地的一瞬,你就是階下囚!國公府嫡女,皇妃之尊淪為死囚,受釘骨之刑!能做到如此地步的,你說還能有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陛下只是看中姐姐的嫡女身份,娶你只為將英國公府的勢力化為己有。他根本就沒有愛過你,陛下心中的人一直都是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字字誅心,如刀鋒般磨礪在夏淺雪的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會的!陛下發過誓!他答應過我,只要我愿意去南秦為質,歸來之日便是我封后之時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淺雪酸澀布滿血絲的眼睛已是空洞無比,那個口口聲聲說對她矢志不渝的人,那個發誓要讓她成為九天鳳凰的人,竟構陷夏家為反賊,還要她不得好死!

                  “縱然他容不下夏家,也不該傷害自己的血脈!月兒是他的親生骨肉!他怎么忍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淺雪嗓子一陣甜腥,血氣上涌硬生生截斷了她的話。殘紅刺眼奪目,揮灑在那已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的地磚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月兒是他的親生血脈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飛瑤冷笑蔑視:“哼,姐姐死到臨頭,還這么天真。月兒雖有皇族血脈,但他們亦有國公府夏家血脈!留著他們日后報仇不成,陛下自然要斬草除根!永絕后患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說得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一聲低吼讓夏淺雪渾身一顫,瞳孔驟縮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愧是朕心愛的女人,心狠手辣方是皇后威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地牢高處,一人金冠束發,龍袍加身,斜斜映在暗影中。他的目光冷邃深沉,冰冷涼薄,深深透著無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賤人不配給朕留后,也不配玷污朕的后宮!”

                  那人冷然低語,抬眸望向夏飛瑤,忽而又是滿目寵溺:“只有瑤兒才是朕的皇后,她腹中的龍子才是朕的血脈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夏飛瑤嚶嚀一笑,鉆入了他的懷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人目淡漠輕語,似在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,涼薄掃了她一眼:“你們還愣著干什么,還不快將這個賤人毒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夏淺雪眉眼一抬,血目凌厲竟是如地獄羅剎般凄厲兇狠,透著一股子煞氣。

                白色的唇角緩緩地上揚著,帶著一絲詭異而陰森的微笑,只聽一聲肌骨裂開的聲音,她身體前傾,鉤子從胸膛刺了進去!

                  “夏飛瑤!楊琰!若有來世,我定要讓你們這對狗男女!承受百倍釘骨之痛,嘗盡天下負情薄義之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尖厲凄慘的哀嚎響徹天空,扭曲得不像是人發出來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張嬤嬤!大夫怎的還沒來啊,大小姐落水都已經一個時辰了!再遲些,我怕……”少女焦急倉皇的聲音,話音未落便是一個耳光脆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沒大沒小的東西,敢對著你張嬤嬤大呼小叫!大小姐的丫頭竟是這般沒規矩,我今日就要替大小姐管教管教你,省得外人說我們英國公府的丫頭不成體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??!”丫頭的慘叫傳來,伴隨著一陣陣竹杖抽打聲刺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婉兒的聲音,怎么回事?婉兒不是在給她陪嫁后不久便傷寒而死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還敢哭!來人,給我將她扯出去打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張嬤嬤刻薄嗓音響起,周遭盡是得意張狂的笑,帶著拖打拽拉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夏淺雪緩緩睜眼,視線漸漸對焦,一縷清香清新入鼻,是她十六歲時最喜歡的西域迦南香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軟煙羅的輕紗,這是她閨房的輕帳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嬤嬤,你打死奴婢都可以,但是大小姐已經燒了一天,這病實在耽擱不得??!求嬤嬤去催催大夫,求求您行行好吧!婉兒來生給您當牛做馬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婉兒的哭訴聲漸漸遠去,聲音嘶啞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住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聽到死這個字,夏淺雪猛然從床上驚起,胸口滑過一股熱流,目中閃著恐懼跟驚悚!

                  這一聲呼喚,讓門外一片譏笑聲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喲!是大小姐醒了??!二小姐早說大小姐是故意嗆水,佯裝示弱,好洗脫偷看景王殿下的污名,裝個一天半日的自個也就醒了,果然還是二小姐高明!說得可真準嘞!”張嬤嬤探入半個身子,下巴仰得老高,臉上的脂粉堆得三分像人七分像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夏淺雪聽得景王殿下四字,喉頭一緊,眸中略過火一般的憤恨。

                點擊進入整本閱讀《嫡女羅剎傾天下》

               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

                原創文章,作者:大米飯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fzslw.cn/1017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