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xz5jb">

<pre id="xz5jb"></pre>

          <mark id="xz5jb"></mark>

            <dfn id="xz5jb"><video id="xz5jb"></video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<p id="xz5jb"><sub id="xz5jb"><rp id="xz5jb"></rp></sub></p>

                白檸傅宸大結局(傅爺寵妻甜入骨)_白檸傅宸大結局免費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小說:替嫁嬌妻:傅爺寵妻甜入骨

                小說:現代言情

                角色:白檸,傅宸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暮小靚

                簡介:她從小父親失蹤,母親改嫁,跟著奶奶生活在鄉下,逃課打架喝酒樣樣行,是別人眼中的混混無賴。 十九歲,母親接她回繼父家。 “白檸,讓你替你妹妹嫁給傅家大少,是你的福氣,你要好好抓住這個機會?!?她是母親眼里的廢物,是利益的犧牲品。 眾人皆知,傅家大少生了一場病,不僅性情大變,容貌盡毀,還只剩兩年可活。 自她嫁給傅少,他的病突然好了,各地風云突變,直到有人調查幾年前的一樁案子,不小心扒出這位廢物嫂子的馬甲…… 眾人驚的下巴碎了一地。 這是個大佬。

                白檸傅宸大結局(傅爺寵妻甜入骨)_白檸傅宸大結局免費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《替嫁嬌妻:傅爺寵妻甜入骨》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第1章 替嫁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歷城,季家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白檸,嫁給傅少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,雖然傅少快死了,但他死后你也能分到不少家產?!?/p>

                主位上,一位老太太端坐著,手里拿著一根拐杖,布滿皺紋的眸子盯著她眼前的女孩,眸里的嫌棄意味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  白檸背著黑色的挎包,一身純黑色的衛衣,她低垂著眸,眸子半瞇著,雙手插在兜里,漫不經心的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警告你,最好聽話,好好討好傅少,事事以季家利益為主,為季家拿下項目上的投資,等傅少死了,我便能還你自由?!?/p>

                白檸抬了抬眸,嘴角勾出一抹邪氣的笑,“我不聽話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老太太神色一變,眸里掠過一道狠意,一張臉扭曲又猙獰,“要是不聽話,我便把你送到京城的銷金窟,讓你受盡人間折磨,一輩子都沒有出頭之日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聞言,白檸挑了挑眉。

                銷金窟?

                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男人的天堂,女人的地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奶奶已經被我送到市中心的VIP病房了,要是想救你奶奶,你知道該怎么做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恩?!卑讬幰琅f斂著眉,聲音低低的,淺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時,白檸的手機響了,是短信的鈴聲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掏出手機,動作緩慢的回復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季老太太見白檸竟敢不把她放在眼里,還當著她的面玩起了手機,頓時怒火中天。

                她猛地一拍桌子,怒聲道,“我在跟你說話,你居然在玩手機?還有沒有教養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一個鄉下人,從小沒媽教育,就靠半死不活的奶奶養,能有什么教養?”開口的是季欣蕙,季老太太大兒子季易宇的二女兒,字里行間盡是尖酸刻薄。

                白檸眉眼微抬,瞳孔里折射一道冷光,她雙手插在兜里,單薄的身影風一吹就倒,身上卻散發著強大的氣勢。

                季欣蕙被這一眼嚇住,下意識的垂下了眸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好意思,我是個野孩子,不知道禮貌是什么?!卑讬幨栈啬抗?,面容清冷,沒什么表情,語氣不緊不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季家人被她的態度惹怒了,有人忍不住罵道,“哼!一副窮酸樣,上不了臺面的東西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可別這么說,畢竟人家以后可是要嫁給傅家大少爺的,萬一找我們麻煩怎么辦?”有人嘲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哈,就她還找我們麻煩?別被傅家大少爺嚇死才好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周圍嘲笑的聲音一道接著一道。

                白檸抬眸,不冷不淡的掃視她們一眼,最后目光停留在季老太太旁邊站著的女人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女人是她親媽,孫予柔!

                她在季老太太旁邊低眉順眼,卻對白檸怒目圓瞪,似乎在眼神警告她,讓她安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可笑的是,她的親生女兒被別人當眾嘲諷謾罵,她卻充耳不聞。

                白檸勾了勾唇,收起手機,目光直視老太太,“還有事么?沒事我餓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!”季老太太被氣的不輕,卻只能強忍著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還指望白檸替季馨嫁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罷了,孫予柔,你帶她回去洗漱洗漱,順便教教她規矩,幾天后的訂婚宴,要是給我搞砸了,別怪我對你不客氣!”老太太擺了擺手,示意孫予柔帶著白檸走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是多看白檸一眼都覺得糟心。

                到底是鄉下來的,上不了臺面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,媽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孫予柔說了句,就強拽著白檸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孫予柔沒說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  直到車子停在明華園別墅。

                這里是孫予柔和她二婚丈夫季易安的家。

                一進門,孫予柔就動作粗魯的把白檸推進們,怒聲道,“我警告你!這里是季家,不是你奶奶家,你最好把你的壞習慣都給我收起來,要是再在季家這些人面前丟我的臉,我饒不了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白檸雙手插在兜里,眉眼微抬,一副痞里痞氣的樣子看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十幾年前,她父親失蹤后,孫予柔不顧夫妻情分,毅然決然的把只有一歲的她扔給奶奶,自己一個人跑到歷城,嫁給了歷城的富豪季易安。

                十幾年來,對她不管不顧,現在為了利益接她回來,依然對她是這樣一幅嘴臉。

                孫予柔嫁到季家十幾年,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,她舉手投足間都是貴婦的做派,眼下瞧著白檸一副街頭混混的模樣就來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次跟傅家聯姻,是你的機會,嫁給傅家大少爺,你能少奮斗幾十年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聞言,白檸抬起了頭,看著眼前這個對她諄諄教導的人,忽然就笑了,那笑容有些冷,不達眼底,“這么好的事,怎么不讓你二女兒去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能跟馨兒比么?她可是我精心培養出來的,將來勢必有更好的人生,怎么能嫁給傅家那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誰不知道傅家大少爺半年前生了一場大病,不僅脾氣暴虐,容貌盡毀,而且傳聞,傅家大少爺可能活不了兩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她絕對不能讓季馨年紀輕輕就喪偶,掉進火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媽!你回來了?”這時,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孫予柔看見她,憤怒的臉立馬化作一團柔情,“馨兒,你不是去練琴了嗎?怎么這么早回來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……”季馨垂著眸,一副嬌柔的樣子,“我擔心你們沒談好,媽,我真的不想嫁給傅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放心吧,媽都安排好了,絕對不會讓你嫁過去的!”孫予柔安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季馨松了一口氣,視線落在白檸身上,“這位是姐姐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她走過去,伸出手,笑的很甜,“你好,姐姐,我是季馨?!?/p>

                白檸看著她伸過來的手,白皙又纖長,一看就是常年保養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抬眸,盯著季馨的臉,眉宇間,兩人有幾絲相似之處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淡淡的瞥了眼季馨,直接越過她上了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白檸!”孫予柔一見她的態度就來氣,頓時就吼了出來,“你這是什么態度?你妹妹跟你說話,你沒看見么?你要是再給我目中無人,我立馬停了你奶奶的藥?!?/p>

                白檸腳步微頓,回頭看了眼她,那眼神冰冷。

                隨后,她什么話沒說,進了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孫予柔氣的不輕,臉色都泛著青紫。

                季馨急忙安撫,“媽,別生氣,姐姐大概是內向,我以后會好好和姐姐相處的,爭取讓她接受我們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馨兒,還是你好?!笨粗@個乖巧懂事的女兒,孫予柔心里好受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媽,要是姐姐反悔呢?”季馨有些擔心,白檸看上去不像那么容易妥協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有的是辦法讓她老實聽話?!睂O予柔狠聲道,對付鄉下丫頭,她手段多了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季馨笑了笑,眸子不自覺的看向樓上緊閉的房間,一道不易察覺的光掠過。

               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

                原創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fzslw.cn/1065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