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xz5jb">

<pre id="xz5jb"></pre>

          <mark id="xz5jb"></mark>

            <dfn id="xz5jb"><video id="xz5jb"></video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<p id="xz5jb"><sub id="xz5jb"><rp id="xz5jb"></rp></sub></p>

                《風水師秘記》林采薇,劉伯溫 全文章節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小說:風水師秘記

                小說:懸疑驚悚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靈異13號

                簡介:爺爺留給我一本手抄古卷,十八那年,我的一個夢,震驚了整個風水界……劉伯溫斬龍脈,風水接蒼龍,紙人壓運,梅花刺青,死人申冤……世人只知,楊擎天是個傳奇,卻不知,我就是他!

                角色:林采薇,劉伯溫

                風水師秘記

                《風水師秘記》免費試讀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第1章

                我的爺爺叫楊青松,他說過,幾百年前,我們村叫斬龍村。

                ?《蒼龍縣縣志》有記載。

                明初,太祖朱元璋突發疾病,身體三處疼痛難忍,如芒刺在身,無法下榻。劉伯溫燒龜甲,撒銅錢一算,便知,應天府正西,有人作祟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帶人連夜西去,抵達蒼龍山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山勢如龍,龍首猙獰,龍口正對應天府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劉伯溫看出,此山乃風水局。

                山中龍氣氤氳,已經達到了臨界點。要是再耽擱月余,有人若借龍出山,大明恐怕要改朝換代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立刻命人,將此山挖斷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挖了幾天,山體總會在他們夜間休息的時候,重新恢復。

                劉伯溫一想。

                四象五行,青龍屬東方,屬木,金克木,金屬西方,屬白虎。

                白虎克青龍,他命人尋遍附近道觀,終于找到一枚青銅白虎印,作為鎮物,在龍口風水位埋下,再讓手下繼續挖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次不一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很快就挖到了一根很粗的樹根。

                可士兵們無論用什么方法,都斬不斷這條大樹根。

                劉伯溫知道,這樹根就是龍脈的關鍵,他又上前,焚香禱告。

                以帝王銅錢劍,一劍劈下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瞬間,烏云蔽日。

                天空一道悶雷,破空而下,隨著劉伯溫的一劍,生劈在這大樹根上,大樹根就此被從中斬斷。

                山中隱約聽得一聲哀嚎。

                斷根的部位,血流不止,竟染紅了整個斷頭谷。

                附近十里八村,空氣中的血腥氣,一直飄蕩了月余,才逐漸消散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斷了蒼龍山龍脈,朱元璋的病很快就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幾天后。

                下方報傳,李靖王的死訊。

                死狀詭異,如同身中三箭而死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實,多年前,李靖王就因為謀逆之嫌,被太祖所貶,所去之處,正是蒼龍山。

                李靖王這些年不思悔改,在蒼龍山休養生息,以風水造龍,想要謀逆,卻不料,被劉伯溫一劍斬蒼龍,破了風水局。

                風水局被破,李靖王死于反噬。

                山下村落,由此得名斬龍村。

                只是,時間長了,村名方言口口相傳念轉了音,成了盞樓村。

                蒼龍山,其實就在我們盞樓村的后山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叫楊慕凡。

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,爺爺經常帶我上山。幾乎每隔半年,我們就要去蒼龍山一次,爺爺也不說干什么,只是帶我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  村里其他人,都把蒼龍山當做禁地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我小時候常被人疏遠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學齡,爺爺也沒有讓我去上學,享受義務教育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反倒是自己教我識字,還給了我一本筆記,叫做《風水師秘記》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個一本非常厚實的手抄本筆記,看起來破破爛爛的,但外邊卻有著一張羊皮和一張麻布,包裹的非常嚴實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從小學習里邊的內容,山、醫、命、相、卜等等,各種內容,五花八門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說,這些內容晦澀難懂,要慢慢學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我卻覺得,這些內容很有趣,學的很快。

                十八歲那年,這本爺爺說他自己看了大半輩子都只看懂了不到半本的筆記,我卻已經爛熟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只是,爺爺卻告訴我一個禁忌。

                筆記最后被粘住的三頁,千萬不要打開!

                學完那天晚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做了個怪夢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夢見一頭瘦骨嶙峋的老龍,匍匐跪拜在我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它的腦袋與身體分離,不在一處。

                老龍奄奄一息,求我救他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看他可憐,也就沒有拒絕。

                早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等我醒來。

                盞樓村門庭若市,前所未有的熱鬧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村地處偏僻,交通也不好,村民的日子過的苦不堪言,平日里一年見不了幾輛私家車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今天一早,村子里只要能停車的地方,全都??恐惠v又一輛的豪車。

                有的人拿著羅盤,有的人拿著銅錢劍,桃木劍,八卦鏡等等,各色各樣人,年輕的,中年的,年老的都有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說,這些都是大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白衣是北山派的,青衣是南醫派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黑衣是西命派,而那些穿麻衣的,是東相派。

  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。

                還有一個中卜派,但是,今天沒人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大人物,在村里向導的帶領下,全都去了蒼龍山腳下。雷雨還沒停,他們也不怕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  清晨的蒼龍山,還在云霧繚繞之中,猶抱琵琶半遮面。

                聽村民們說,昨天晚上電閃雷鳴,山里一直隆隆直響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就問爺爺,咋回事?

                爺爺說,山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塌陷的部分,把斷頭谷給填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拿著煙袋鍋,抽了一口,徐徐吞云吐霧,笑著感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哎呀,這被誠意伯斬斷的那條龍脈,幾百年后,竟被人接上了。也不知道,是哪位高人的大手筆??!”

                后來,這些風水大拿們還在蒼龍山下,發現一古碑。

                碑上上新刻三字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楊擎天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自此。

                楊擎天一名,在風水圈里被傳成了神話。

                古有劉伯溫,一劍斬蒼龍。

                今有楊擎天,移山填谷,接蒼龍!

                只是,沒有人知道這位楊擎天是誰,只知道,他是個傳奇!

                盞樓村足足熱鬧了三天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天后。

                各路風水師過來參觀的熱度,才稍稍降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把那晚上的夢,跟爺爺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本來銜著煙袋鍋悠閑地抽著,可聽到我的話,他手一抖,吧嗒一聲,煙袋鍋子掉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的表情停滯。

                過了好一陣子,他張口,卻告訴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凡,從今天開始,你不要再喊我爺爺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還有,我要走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我還沒來得及問前半句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聽到后半句話,我的眼睛潤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也是個風水師,不過,并不是那種有大名氣的風水師,平時,只是在附近村子,給人看墓地,看宅基的那種。

                賺些小錢,養家糊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爺爺,您已經給自己算過了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擦了把眼淚,我很傷心地問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卻瞪了我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有人來接我,我要去別處做事,不是你想的那樣?!?/p>

                我的淚,在眼眶里打轉,不知該不該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爺爺,你說過,我將來一定會成為很厲害的風水師,可我現在什么都還沒學會,您不能拋下我不管??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您至少教我一些,讓我一個人,也可以混口飯吃??!”

                我哀求道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眼神復雜地看著我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又掃了一眼蒼龍山方向,張了張嘴,始終沒能說出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  車聲傳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輛迷彩越野,??吭诹宋壹议T前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上了那輛車。

                車上,還有一個穿著青色旗袍,很有氣質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車子要走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突然又扒著車窗,跟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凡啊,差點兒忘了跟你說,從現在開始,那最后三頁,你可以看了!還有,那本筆記,是你親爺爺留給你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說完,他搖上車窗,揚長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剩下我一個人,失魂落魄,孤零零地坐在院里的石碾上。

                風聲蕭瑟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拿出那本筆記,心情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  小心翼翼地,撕開了筆記最后三頁的第一頁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中第一行,寫著我的生辰八字,我的名字,楊慕凡,還有,我的相號,擎天。

                看到最后這兩個字的時候,我內心一震。

                擎天,楊擎天?

                就是我?

                我下意識的看向蒼龍山。

                也顧不得多想什么,沿著山路,一路跑到了山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山體塌陷的地方,露出半截兒古碑。

                碑上霸氣飛揚的刻著三個字,楊擎天,字跡還有白茬兒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愣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足足愣了有幾分鐘,才回過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巧合!

                我只能這么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  畢竟,這些年來,爺爺也沒教過我什么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平日里也只有這本筆記傍身,從上邊學一些淺顯的風水小知識而已,就憑我,怎么可能接龍脈?

                風水術從高到底,分天地玄黃,接蒼龍,那可是天字風水術!

                看清楚現實,我立刻下山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下山的途中,我繼續看第一頁的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  后邊寫著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家宅坤向,地磚小畜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完成第一頁的內容之后,方可撕開下一頁,否則,必有殺身之禍,切記!”

                我的手,都已經伸到第二頁,準備一次性看完的時候,卻看到了這句提醒,又把手給縮了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風水師對禁忌看的很重。

                既然是爺爺定下的禁忌,我自然應該遵守。

                否則,害人害己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前邊的那一句,聽起來晦澀,但卻很好解。

                家宅坤向,也就是正西方,坤位主姻緣,女主。小畜,說的是《易經》第九卦的卦名,連起來,就是,家宅內正西方,第九塊磚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難道說,第九塊磚的之下,會有和我姻緣相關的東西?

                想到這里,我立刻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找出那塊磚,挖開。

                果然,下邊有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是個密封非常好的木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打開木匣,我在里邊看到了一份兒,用朱砂紙寫成的婚書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叫林采薇,洛城人氏。

                婚書的下邊,甚至還有一本房產證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繼續翻開看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房產,是洛城那邊的一套門面房,小二樓,大約二十幾平。

                正在這時。

                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剎車聲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立刻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映入眼簾的,是一個穿著米色連衣裙的女孩,她的頭發烏黑亮直,臉蛋雪白精致,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生的很漂亮,讓我看得有些走神兒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那未婚夫,就住這種鳥不拉屎的破地方?”

                后邊,一個身穿黑西裝的男人,跟著她也走進了院里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人叼著一根兒煙,就抽了一口,便摔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未婚夫?

                我有些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  立刻從屋里走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女孩看到我,微微一笑,跟我介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好,我叫林采薇?!?/p>

                我愣在原地,我的未婚妻,就是她?

                真好看!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叫楊慕凡,沒錯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我傻愣愣的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跟我走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說著,她直接過來,拉著我的手,往外邊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穿黑西裝那男的,立刻伸手攔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說采薇妹子,你干什么呢?哥我答應帶你過來,就是為了讓你死心,就這么個鄉巴佬,你還真準備跟他結婚??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采薇瞪了黑西裝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樂意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樂意個屁!你都快死了,只有李家少爺能救你,能別胡鬧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黑西裝這話脫口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心,一揪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未婚妻,剛剛見面,就要死了?

                下意識的,我看了她的面相。

                林采薇印堂晦暗,有一道不太明顯的血絲,從眼角,侵入了山根,這是煞,再往上,到命門的時候,就是她的死期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整體來看,她的面相很好,這輩子不會有什么大病大災才對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定是有什么東西,影響到了她的流年運勢。

                流年運勢男看左,女看右。

                十八歲,看月角。

                林采薇的右側月角,也就是額頭靠右,那一塊,化了妝,但也沒能擋住那塊兒晦暗干澀的皮膚。

                看起來,與她整體白皙如玉的皮膚顏色,很不搭。

                她不是走霉運了,而是被人陷害,影響到了流年運勢。

                正在林采薇沉默的時候,我開了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能救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黑西裝一聽,顯然一愣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冷笑了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就憑你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人家李少爺,可是洛城玄門李家的四少爺,他精通玄術,你會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不等他說完,我直接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問題不算嚴重,但不能耽誤,越早解決越好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給我三分鐘!”

                不嚴重?

                林采薇三天之內,已經吐血吐了三次,昏迷了六次!

                玄門李家的少爺跟他們說過,這件事很棘手,至少得一晚上,才能搞定。而且,林采薇想要活命,還得從李少爺的身上借玄陽之氣。

                怎么借?

                很簡答,就是得要有肌膚之親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少爺還說,只要林采薇跟他成親,保管她安然無恙。面前這鄉巴佬,居然說,他只用三分鐘就能搞定?

                黑西裝挑了挑眉毛,不耐煩地看了我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么快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會是想占我采薇妹子的便宜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勸你不要有這種齷齪的想法,小心我揍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我不理會他。

                直接走到林采薇的面前,伸手將食指放在她的月角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干什么呢?松開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采薇妹子,不是你這種鄉巴佬能碰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他伸手,想要把我的胳膊扯開,但是,我的手指放在林采薇的月角上,紋絲不動,他扯不動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沒理他,閉上了眼睛,口中默念了一句咒語。

                ?《秘記》之中,卜字卷,玄陽追蹤篇,有記載。

                凡人被害,以流年運勢煞氣為引,追尋蹤跡,效果極佳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以前還沒用過這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我很快就看到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掛在樹上的紙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棵柏樹,旁邊還有墳墓。

                墳墓有青石墓碑,墓碑上刻著字,林氏業田之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林業田是誰?”

                我睜開眼睛,松手,直接看著林采薇問。

                點擊進入整本閱讀《風水師秘記》

               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

                原創文章,作者:靈異13號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fzslw.cn/762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