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xz5jb">

<pre id="xz5jb"></pre>

          <mark id="xz5jb"></mark>

            <dfn id="xz5jb"><video id="xz5jb"></video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<p id="xz5jb"><sub id="xz5jb"><rp id="xz5jb"></rp></sub></p>

                靈醫狂少林燁, 張晚秋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小說:靈醫狂少

                小說:都市小說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七五四

                簡介:被迫做了上門女婿的靈醫門少主,忍辱三年!今日,封醫令解除,一切都將改變!

                角色:林燁, 張晚秋

                靈醫狂少林燁, 張晚秋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《靈醫狂少》免費試讀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第1章 我不想低頭做人了

                張家府邸。

                今日燈火輝煌,人山人海。

                原因無他,今日乃是張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壽。

                張家在江城只是二流家族,但府邸別墅保留了清明風格,院落之中,來往賀壽之人絡繹不絕。

                時間五點半,酒席還沒有開始,客廳中就走出一個穿著黑色晚禮長裙的女子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女子叫張晚秋,身材高挑,長發披肩,長相極美,只是如今,她眉宇間似乎有化不開的憂愁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她的眼神,看向了遠處,院子的花臺上蹲坐著一個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男人一米八左右的樣子,頭發有些臟亂邋遢,穿著一件洗得發白的夾克。他的長相雖然不算特別英俊,但也算端正,只是氣息有些頹廢,握著手機說著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她的老公,林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晚秋,你那個廢物老公,又在假裝打電話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驀地,一個聲音在她旁邊響起。

                轉過頭,只見一個西裝革履,梳著三七分的男子站在背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大哥?!睆埻砬镂⑽Ⅴ久?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個男子,是張家這一輩的長子,張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每次我們張家重要宴會,都不讓他進來,他就在門口假裝打電話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張明點燃了一根煙,嘴角浮現起一絲輕蔑來,道:“這一次,是兩年多來,老太太第一次讓他進府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結果怎么樣?他還是這樣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嘿,這次來了不少家族的精英和企業高管,他就算不去交流學習,在旁聽聽也好嘛,真是爛泥扶不上墻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張晚秋臉上閃過一道慍意,道:“大哥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你總不可能喜歡上他了吧?老太爺糊涂了,你可沒糊涂??!”張明鄭重地看著張晚秋,道:“老太爺走了三年,你也守孝了三年,這次來的賓客不少,老太太的意思,是壽宴上便宣布你們離婚,你還有大好的前程,沒必要浪費在一個廢物身上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!”張晚秋的臉上閃過一道怒氣,這種事情,居然沒人提前通知她!

                “行了,這種人,就像這個煙頭,踩下去也不值得你多看一眼?!睆埫鲄s根本不在乎張晚秋臉上的不快,將煙頭一彈,又用腳底碾了碾,才道:“準備一下,要進來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莫老,別給我打電話了,我說過,要我回去不可能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少爺你不能置靈醫門不顧啊,現在靈醫門群龍無首,包括老夫人在內,都等著你回來即位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靈醫門,創建于明國年間,擁有百年歷史,乃是華國最頂尖的醫術宗門,杏林圣地!受過靈醫門恩澤的人,不計其數!高到領導,低到庶民,揮一揮手就能一呼百應!這種神圣的地方,不能出現半點污人眼球的存在!——如果我沒記錯,這是奶奶趕走我的時候,當著所有人說的話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少爺,那是當時老夫人的氣話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三年前,奶奶為了扶持我堂哥林霄,污蔑我手腳不干凈,逼我不得使用醫術,狼狽離宗!如今,林霄醫死了人,成為眾矢之的,而她一句話就想我回去,當我是什么?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狗嗎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少爺,現在你的封醫令已經解除了……您從十歲學醫,十七歲醫術達到小成,十九歲醫術大成,只有你回來,才能帶領靈醫門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入贅張家三年,受盡冷落,誰曾過問過我?現在要我帶領靈醫門,做夢!”

                靈醫門,那是林燁從小長到大的地方,但最終,他被下了封醫令,趕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個恥辱,他會記得一輩子!

                掛掉電話,林燁抬起頭來,就看到張晚秋已來到身前,一雙美眸一霎不霎地盯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婆?!绷譄钅樕下冻鲆粋€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在打電話?”張晚秋來到了他的身邊,詢問道:“和誰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一個朋友?!绷譄顝膽阎心贸隽艘粋€東西,道:“你讓我給老太太準備的禮物,我已經準備好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說話間,他打開了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只見里面躺著一個手鐲,但色澤黯淡,不知是翡翠還是玻璃,以張晚秋的目光,一看就不是什么上等貨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給了你十萬塊,你就買了這個?”張晚秋柳眉緊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不花錢的?!绷譄钚Φ溃骸拔艺遗笥雅??!?/p>

                “你!”張晚秋輕咬著下唇,道:“今天是老太太七十大壽,所有人都等著看我們一脈的笑話,你準備這個東西,是誠心讓我為難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不比別人送的差?!绷譄钭孕艥M滿地說道:“老婆,我有分寸?!?/p>

                你有分寸?

                張晚秋氣到想發笑,不過看著這個在自己床下地板睡了三年,有夫妻之名卻沒有夫妻之實的男人,想到今天過后就可能分道揚鑣,她一時又發作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甚至,還有一點發堵,一點難受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張晚秋也瞧不上林燁,但這么久了要說沒有感情,那也未必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,如果你能上進一點?!睆埻砬镏齑捷p啟,愣愣地看著林燁,小聲道:“不讓他們這么小瞧我們,該有多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”林燁一怔。

                算了,事已至此,由著他吧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沒什么,隨我進去吧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張晚秋一嘆,留下一縷香風。

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三年前,林燁流落江城,被張家老爺子拍板,將孫女張婉秋許配給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林燁的身份,只有當初受過靈醫門恩惠的老爺子知道,在婚禮之后,老爺子就撒手人寰,這個消息自然也隨著塵土掩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年來,林燁在張家混吃等死,受盡了冷眼嘲諷,可這一切,比起封了他的醫術被逐出靈醫門,又顯得那么不值一提!

                也因為林燁的自暴自棄,爛泥扶不上墻,成為了張家不擇不扣的上門廢物,張晚秋所處的張家一脈,也一直抬不起頭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張晚秋來了,這個男人就是她的老公林燁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林燁???這是那個只知道吃喝拉撒的廢物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嘖嘖,來參加老太太的壽宴,也不知道收拾一下,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我們家做清潔的長工呢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剛一踏進客廳,一陣嘲弄私語聲就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林燁臉色未變,三年來,他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風言風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廢物就廢物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這個時候,一個清脆的聲音就響了起來:“林燁,還不去端茶倒水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轉頭一看,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,正插著腰,頤指氣使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張晚秋姑姑的女兒,叫曹芳,在江城一種讀高三。

                只見她滿臉輕蔑地看著林燁,道:“現在家里仆人都忙不過來了,客人這么多,怎么還不去幫忙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怎么不去?”林燁淡淡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張家的小姐,哪能做這種粗活,你不過就是個廢物,你不去誰去?”曹芳冷冷道:“今天奶奶難得讓你進屋,你還不去表現一下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有病?!绷譄罡緵]打算搭理這種小屁孩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媽,他不去,還說我有??!”曹芳連忙向旁邊的美婦告狀。

                所謂有其女必有其母,姑姑張元琴來到林燁面前,冷冷地看著林燁,道:“林燁,你這個窩囊廢,誰給你的膽子和我女兒這樣說話?道歉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憑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林燁心情也不好,說話語氣比平時沖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但這么一來,卻讓張元琴炸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平日里林燁罵不還口打不還手,今天是仗著人多,反了不成?

                “好!不道歉也行?!睆堅倮湫α艘宦?,臉色一變,厲喝道:“給我滾出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四周已經有人看了過來,林燁只能壓著火氣,道:“你憑什么讓我出去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憑你是個廢物,憑你不配進張家的門,憑你馬上就要被趕出張家了!”張元琴不屑地看著林燁,刻薄無情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趕出張家?”林燁臉色一變,道:“你這話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        張元琴心知自己說漏嘴了,但既然說了,她也無所謂了,冷笑道:“看樣子你還不知道吧,趁著今天壽宴的機會,老太太準備宣布你和晚秋離婚的消息,為晚秋另擇佳婿。你這個廢物,是時候滾出張家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能上進一點,該有多好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林燁想起了剛才張婉秋的那句話,

                忽然間,他明白了一切!

                晚秋,你是受不了這個廢物帶給你的一切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拳頭緊握,林燁一言不發,轉身走出了客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廢物就是廢物,這點刺激就受不了了!滾的越遠越好!”張元琴看著林燁的背影,冷笑連連,其他人也發出了一陣嗤笑,沒有人將林燁這點羞辱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他們看來,都是理所應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來到院外,林燁撥通了剛才的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少爺,你想通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主動接到林燁的電話,莫老驚喜萬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江城有多少家族,公司,受過我們靈醫門的恩惠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江城很小,家族都不入流,受過我靈醫門恩惠的,應該只有那頂尖的幾個?!蹦弦徽骸吧贍?,你想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,是張家老太太壽宴!”林燁一字一頓地,沉聲道:“我,不想低頭做人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>>>點此繼續閱讀《靈醫狂少》全文<<<

               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

                原創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fzslw.cn/76268.html